<strike id="7jvdr"><th id="7jvdr"></th></strike>
    <listing id="7jvdr"><span id="7jvdr"></span></listing>
      <i id="7jvdr"></i>
      <mark id="7jvdr"><th id="7jvdr"><ins id="7jvdr"></ins></th></mark>

            <dl id="7jvdr"></dl>
            <menuitem id="7jvdr"><th id="7jvdr"></th></menuitem>

            他的人生在“任性”弄權中翻船
            日期:2015-08-01 00:00:00  發布人:Apple  瀏覽量:29

            廣西壯族自治區發改委原副主任廖小波,曾經有著一份光鮮的履歷:先后在交通部、廣西壯族自治區交通廳等重要部門任職,同時兼任研究所和大學的客座研究員、教授,頭頂學者型官員的光環。但這一切,伴隨著檢察機關對他的立案偵查,戛然而止。究其原因,正是“任性”惹的禍,“攬權、爭權、弄權”讓他的人生最終觸礁、翻船。

             

            總想干點“自己的事”、“能興奮起來的事”

             

              作為領導干部,理應正確看待個人得失,不為私心所擾,不為名利所累。然而,實際工作中往往有一些領導干部認識不到這一點,在仕途受挫后產生極大失望,工作懈怠,灰暗心理滋生,轉而以撈取金錢作為補償,最終在私欲面前敗下陣來,追悔莫及。

              1991年11月,廖小波從交通部到廣西壯族自治區交通廳掛職,此后相繼被提拔為處長、副廳長,并擔任過自治區鐵路建設辦公室副主任。十多年間,他參與和分管過自治區公路、水路、鐵路、民航等方面的規劃,積極到國家有關部委匯報工作、對接項目,爭取項目行政審批和資金投入。同時,在他負責期間,廣西交通外資利用工作走在全國前列,取得了顯著成績。

              漸漸地,資歷深、人脈廣、關系硬、本事大,成了廖小波的“自我認識”;各方面共同努力取得的工作成績,被他視作“個人功勞”。正是這種貪功攬功心理,讓他在當交通廳長的愿望落空后心態失衡,缺乏干工作的心勁兒,總想干點“自己的事、有價值的事、能興奮起來的事”。

              正在這時,廣西某路橋公司董事長韋某找到廖小波說,公司向交通部申報公路工程施工總承包一級資質,找了很多人跑了很多次都沒有辦下來,想通過廖小波在北京的關系幫助辦理。廖小波爽快答應,數次帶著路橋公司人員到北京與相關部門協調、溝通,最終辦成此事。面對韋某托人送來的50萬元“感謝費”,廖小波“心安理得”地予以收受。

             

            反復上演“拖—要—批”以權謀私三部曲

             

              領導干部的生活情趣不僅反映個人的品行和操守,而且關系到黨在群眾中的形象和威信,從來就不是一個小問題。不健康的情趣會在毫無察覺的情況下,磨掉一個人的理想和追求,沖決思想道德防線,放松自我約束和要求,推動部分領導干部千方百計尋找和利用制度的缺陷來滿足自己的私欲,最終墮入腐敗泥沼難以自拔。

              2009年9月,廖小波調任自治區發改委黨組成員、副主任。他長期不參加組織生活,不遵守會議制度,有時借故缺席甚至不請假、不報告,遲到早退更是家常便飯,經常打著“跑項目”的旗號,十天半月不見人影。

              廖小波的時間去哪兒了?原來,他不是一門心思抓工作,而是想方設法“提升生活品質”,與一些商人來往密切。北京、深圳等地的高爾夫球場上留下了他與“親密朋友”揮桿的“瀟灑”身影,豪華酒店、高檔會所里多有他們密謀“相互關照”的場景。

              因廖小波手握自治區交通項目年度投資計劃大權,掌握的項目多、資金多,市縣政府、企業、商人都想同他搞好關系??吹竭@一點,廖小波利用手中權力和職務上的影響,通過壓文不簽、緩簽控制有關項目審批進程,上演“拖—要—批”以權謀私三部曲,多次收受賄賂,把人民賦予的權力當作撈取錢財、牟取私利的工具。

              調查顯示,廖小波在任期間先后收受163個單位和373名個人的行賄禮金。即使在中央八項規定出臺后,2013年1至5月他仍接受160多人的“拜訪”,“笑納”紅包禮金共計約142萬元。

             

            運用“非常方法”為商人朋友出“大力”幫“大忙”

             

              為官從政,本應保持昂揚向上的工作勁頭和高尚的精神境界,認真履行職責、嚴格遵守法紀。但是,當前仍存在一些領導干部,忘記自己的政治身份,精神上萎靡不振,工作上得過且過,卻熱衷于以權謀私、權錢交易,有意搜尋腐朽經驗和旁門左道,在腐敗方式上“另辟蹊徑”。

              相比正常工作中“故意拖延、壓文不批”的毛病,廖小波面對商人“朋友”請托的事項,真可謂不拖不等,出“大力”,幫“大忙”。

              2007年3月,自治區交通廳與馬來西亞某集團公司簽訂廣西陽朔至鹿寨高速公路合同。該集團委派楊某到廣西籌備成立公司,負責陽鹿高速的前期工作。時任自治區交通廳副廳長的廖小波得知消息后,向楊某推薦自己認識的黃某擔任公司總經理。

              2007年下半年起,廖小波應楊某、黃某的請托,利用職務便利,幫助他們在自治區交通廳、發改委辦理陽鹿高速項目相關審批手續。同時,他還利用其與國家部委的工作聯系,多次帶楊某、黃某等人到北京,幫助協調行政審批事項,加快審批速度。

              如此“非常方法”,使得該項目從申報到正式拿到批文,只用了1年多時間,比同類項目快了兩三年。對于每天僅支付資金利息就高達百萬元的陽鹿公司來說,真正是“時間就是生命,效率就是金錢”,楊某、黃某對廖小波佩服得“五體投地”。而廖小波在陽鹿高速項目其他方面“揮手彈指”就能幫“大忙”的能量,更是讓兩人對廖小波有求必應。在此過程中,廖小波先后28次收受黃某賄送的1260萬元,先后14次收受楊某送上的708萬元。

              “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欲如水,不遏則滔天?!痹跇s譽和成績面前迷失方向,在欲望享受面前繳槍投降,在腐敗中放任自流,廖小波最終要為自己的錯誤“選擇”買單。2013年6月,自治區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依法對廖小波立案偵查。后經查明,廖小波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3221.5萬元人民幣、40.55萬元港幣和34萬美元。

              2015年3月27日,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以受賄罪判處廖小波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違法所得依法沒收,上繳國庫。

            核發:Apple 點擊數:29 收藏本頁
            分享到
            相關鏈接
            日本特级婬片A片免费手机版
            <strike id="7jvdr"><th id="7jvdr"></th></strike>
              <listing id="7jvdr"><span id="7jvdr"></span></listing>
                <i id="7jvdr"></i>
                <mark id="7jvdr"><th id="7jvdr"><ins id="7jvdr"></ins></th></mark>

                      <dl id="7jvdr"></dl>
                      <menuitem id="7jvdr"><th id="7jvdr"></th></menuitem>